【观察】豪门浩劫之痛 泰山由盛及衰的拐点?

2024年07月8日 10:36:32  PP体育 | 体坛全资讯

山东泰山危机四伏,说来说去,还是在于一个“钱”字。这倒不是说俱乐部如同当年的江苏、河北队那样已到山穷水尽,但确实俱乐部是在紧缩银根过日子。而且,这种现象恐怕会在未来一段时间内成为一种常态。而这场0比6的惨败,很可能会在某种程度上,成为泰山王朝由盛及衰的一个拐点。


泰山创办于1993年12月,在将近31年的历史长河中,球队有过辉煌,也有低谷,但总体上来讲,一直是顶级联赛中的一家豪门球队。2020年中超金元风暴退潮,泰山一举成为中超第一豪门,并在4年内夺得一次中超冠军、两获亚军,还实现足协杯三连冠。而在洲际赛场,泰山队也在今年达到一个顶峰,从小组赛到淘汰赛,先后破韩克日,时隔8年再次杀入亚冠8强。

毫无疑问,过去4年,是属于山东队的一个全盛时期。但在足球场上,历代王朝都是盛久必衰。其实,在2020年夏天完成股改后,泰山的命运就已是大不如前。在从单一所有制转换为混合所有制以后,昔日“金主”国家电网摇身一变俱乐部的小股东。可根据当年签署的协议,国网对俱乐部的资金支持,是存在一个5年的过渡期。其实在过去这些年,山东队的日常运营,主要就是依赖于国网临别之际留下的一笔资金,以及每年对俱乐部的注资。但现在是5年期限已到,国网不日彻底脱身已是不可阻挡,加上新股东在俱乐部运营中,也确实存在资金投入的困难。于是来到2024年,所有潜在的危机都集中在一起爆发,以致如今在场上的“暴雷”。

而缺钱的一个主要体现,就是在今年夏天的引援。直到7月7日,泰山迄今还是只出不进。尽管两位年轻人卡约与何小珂正在队中试训,但就算能签下他们,俱乐部也根本无需花费太多费用,这与当初购入佩莱、西塞不可同日而语。相对而言,像吉翔、韩镕泽、宋龙等高薪球员,都在这个转会期被租出,从某种程度上来讲,就是为俱乐部的财政支出而减负。

在很多人看来,能从巴西体育选上卡约,其实就是释放一种信号。而据记者了解,就在前段时间,俱乐部也派出某位高层前往巴西运作此事。显而易见的是,在目前资金比较紧张的情况下,内部流动已经成为首选。包括打算把何小珂召回,也是俱乐部转变运营思路的一个风向标。换句话说,一旦在短时间内难以解决危局,未来在引援上,可能就会有更多的卡约、何小珂这种廉价选手。

甚至在目前球队成绩不佳时,记者在圈内也听到另外一种声音:等到2025赛季,或许将韩鹏所执教的B队球员(05/06年龄段为主)全面提拔到一线队。但实际上,这一操作的可行性并不高。毕竟在明年,这批球员将要肩负两大任务,一是代表国青队征战家门口的亚青赛,力争时隔20年冲出亚洲,二是下半年全运会冲金。毕竟在去年的学青会,他们就是这个年龄段的全国冠军。

但就算是这样,据了解在泰山队内部,也是有很多人非常看好这一代青年才俊,甚至表达出“能否尝试提前接班”的想法。此外,就是目前在球队中的这批99后球员(赵剑非、贾非凡、谢文能、阿卜杜、买乌郎等),其实,崔康熙对他们还是很有想法,而且并不愿意把这些人外租。包括此前远征北京,老崔还单独叫到他们几个人开过一个短会,话里话外,就是希望做好准备,能够在需要的时候挺身而出。但从竞技规律来讲,中国球员一般要到26、27岁以后才能进入一个成熟期,而崔康熙当年入鲁,又是以“夺冠”为目标签下合约,所以,他断然不可能大幅度冒险。

但是,瘦身和换代是早晚的事。现在,双冠王时期所倚仗的两批核心球员,即89一代和92/93一代,前者除王大雷、郑铮以外,基本上已开始淡出。相对而言,由王彤、石柯、刘彬彬、吴兴涵、廖力生、李源一以及高准翼、刘洋所组成的后一代,可能会让泰山方面非常纠结。一来这些人的职业巅峰期还可维持1-3年,甚至有人还是当红国脚。二来他们与俱乐部签署的顶薪合约,基本上都是到2026年、2027年到期。再加上现阶段这些人的实力,确实还是更胜一筹,比赛经验更为丰富,所谓换代,在短期内还是很难一蹴而就。

所以未来一段时间,除非有强大的外力作用予以支持,否则,山东队由全盛期转为转型期的趋势,恐怕将是不可避免。而倘若这期间,资金上的危局难以得到解决,像当年武汉三镇那样“断臂求生”,甩卖一众国脚和克雷桑、卡扎伊什维利等外援,也不是说没有可能。到那时候,这家豪门恐就彻底走下神坛。

体坛周报全媒体记者王晓瑞报道

原文链接

责任编辑: 体坛全资讯
相关新闻

评论 评论

还可以输入300个字(不少于8个字)
热门新闻
  • 球队
  • 积分

比赛暂无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