凰家看台|国企该给中国足球兜底吗?

2023年02月1日 18:39:58  PP体育 | TabataSongs

北京时间2月1日,《凤凰网》撰写长文,再谈国内足球和多支球队的生存现状。

长江三大重镇重庆、武汉、南京的3支中超球队,无人接盘后已经解散了。

粤港澳大湾区3支中超球队,前途未卜。

申花很幸运,在上海市政府推动下,已有国企接盘。

北京没有国企对收购国安股权有意向,现股东中赫集团选择硬扛。

这就是中国职业足球的现状。当民企无力继续给足球输血时,国企就一定想接盘?

民企足球债务危机

“听说中央会下达中超俱乐部股改文件。”

2023年1月底,被问到未来前景时,陷入多方困境的中超联赛深圳市足球俱乐部一位工作人员对凤凰网《凰家看台》说。

听起来这是这家濒临解散的俱乐部最后的希望。但注意,只是“听说”。

同在中超的广州城足球俱乐部一位高管为《凰家看台》提供了相反的信息:没听说过哪里会下达什么文件。

于是,救命稻草又不一定有影儿。

中国足球职业联赛正遭遇有史以来最大的不确定性。这种不确定性没有江苏、重庆、武汉这三支球队相继解散而画上句号。还有更多民企俱乐部在2023年春天处于生死存亡的节点——

大湾区的情况尤其严重。深圳市俱乐部、广州城俱乐部的危机处境几乎一模一样。以房产为主业的俱乐部母公司想甩掉足球的包袱,但找不到接盘侠,除非地方政府强行让国企来接盘,否则就会解散。

据《凰家看台》了解,一年前深足俱乐部就一度准备解散,因母公司佳兆业实在无法提供运营资金。过去一年,在深圳市政府的帮扶下,俱乐部得到了深圳文体旅游局、区政府及多家深圳市企业的赞助,各方一同凑了超过1亿的资金帮助俱乐部运转了一个赛季。


眼下,深圳市政府试图撮合世界500强企业深圳市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深投控)从佳兆业手里收购俱乐部股权。深投控由深圳市国资委100%控股。不过据了解,深投控虽然对此有一定兴趣,也曾给予深足赞助,去年还是胸前赞助商,但对收购深足股权他们有不少顾虑,也有一些现实障碍。

其一,深足俱乐部背负债务如何解决?

中超俱乐部有一种普遍的财务模式——俱乐部以向母公司借款的形式来进行日常开销。这些年深足找佳兆业借款高达30亿以上,就算佳兆业免除深足大部分债务(未必有那么容易,还要视母公司股权结构而定),也还有相当数额的债务存在。深投控是国企,除非有政府的强制指令,否则不会轻易填坑。有知情人士透露,深足还可能跟佳兆业的多起融资项目有关联,这会让事情变得更复杂。

其二,深足俱乐部连续三任总经理受李铁案牵连,自11月起相继被监委机关带走调查,深足多位前役、现役球员也被监委机关带走调查,至今没有音讯,没有定论。若确定有假球、行贿等违法事实,深足可能会被降级。

截止到2月1日,深足俱乐部迄今没有告知球员何时归队集训备战新赛季。球员们对俱乐部前景一无所知。这说明深投控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给深足任何承诺。唯一能有效推动深投控收购深足只能是那份传说中的强有力的“中央下达的股改文件”。

广州城俱乐部的问题相对简单,只是钱的问题。上赛季,广州市国资委下属三家国企广汽集团、广州建筑集团、越秀集团组成的联合体以赞助的身份支撑了俱乐部的日常运营。

据《凰家看台》了解,广州城足球俱乐部多年来也是以向富力地产借款方式来维持日常运营,不过富力的股权相对简单,两个老板张力和李思廉两人握有绝对话事权。据了解,广州城俱乐部大部分债务被母公司免除了,剩下的对外的3亿左右的债务,需要让新股东来接盘。

广汽和广州建筑都是世界500强企业,越秀集团近期也喊出了冲击500强的口号。广州市政府为富力牵的线可谓相当豪华。但问题在于国企接盘的意愿不那么强烈。

数据显示广汽集团经济状况良好,2022年汽车产、销同比分别增长15.0%和12.1%,汇总营收(5144.5亿)同比增长19.7%,利税总额(651.9亿)同比增长13.2%,发展势头不错。但,他们也还要看国资委的态度。

申花的接盘不易复制

多家身陷民企危机的中超俱乐部里,股权转让最顺利的是上海申花。

申花俱乐部母公司绿地控股集团是以房地产为主业的混合所有制企业,过去一两年面临与恒大、富力、佳兆业等房企的相似的资金链困境。近两个赛季,申花俱乐部处于欠薪状态,但现在找到新股东了——上海国资委100%控股的上海久事(集团)有限公司。


有消息称,久事已经至少注资5亿,用于收购申花俱乐部。

申花一位工作人员向《凰家看台》表示:“上海政府一直重视申花这个牌子,所以30年来几次更换股东后俱乐部依然比较稳定。这次找久事接可能是因为久事集团本来就在布局上海的体育产业,更加名正言顺吧。”

久事集团旗下的久事体育板块拥有上海体育场、浦东足球场、CBA大鲨鱼篮球队、F1中国站上赛道等多个体育项目。北京、深圳、广州及其它国内一线、二线城市都没有如此体量的体育产业国企。

自朱骏时代开始在上海滩沉浮超过10年的申花俱乐部总经理周军,将在股改之后离任。1月31日,他明确告诉《凰家看台》:“股改转让还算顺利,目前在收尾阶段,应该能完成。”

申花俱乐部工作人员则感慨:“因为这个俱乐部叫申花呀,如果叫其他名字,我们可能比武汉(长江)解散得还快。股改其实就是看政府是不是在乎这个队,别无其它。有些俱乐部每次比赛微博留言不超过10条,是因为它所在的城市没有影响力,政府就不会那么重视。当初绿地接朱老板,现在久事接绿地都是一个性质,上海政府推了关键一把。

所谓“中超俱乐部股改”有多种形式。有山东泰山这种由两家国企改成三家国企联合控股的,还有河南嵩山龙门、浙江FC这种由单一本土房地产民企改成民企、地方国企联合控股的。

天津津门虎是个特别的例子。据知情人士了解,原本俱乐部股东天津国企泰达集团,因为经营压力不得不选择退出,在俱乐部濒临解散之际,有来自中央高层指示要尽力挽救存活了20多年的球队,天津市政府派出天津市国资旗下的企业接过了原泰达俱乐部的股权,俱乐部改名为津门虎足球俱乐部,球队得以继续运营。

然而过去一年,天津市政府帮津门虎从各界寻求资金支持,但效果并不理想。地方政府“罩着”的这支俱乐部在2022赛季还是经历过薪水拖欠、奖金拖欠,何况这家俱乐部的薪资本来就不高,在中超属于下游水平。

原因显而易见:哪怕是国企,首要任务也是对经济效益负责,投资足球不能挣钱,眼下赞助足球又挣不了什么名声,国企没有动力。事实上,股改后就连山东泰山这样稳定的俱乐部都出现了欠薪情况。

申花肯定羡慕同城死敌上海海港。

过去10年,国企上海国际港务集团是唯一跟风恒大、苏宁、华夏幸福、权健等民企的国企,不计成本投入巨大,留下一个“120亿换来一个联赛冠军”的典故,但海港俱乐部不像民企俱乐部出现了危机,根本原因还在于它是国企,背后有强大的垄断性资源作为支撑。但也有人质疑过,国企这么疯狂投入搞足球,是因为长官意志吗?合适吗?


海港掌门人陈戌源转投中国足协主席岗位后立马反思并炮轰“金元足球”,说明他换一把椅子就能轻松看出问题所在。

近100亿的国企资产投入到了职业足球中,肯定没有得到相应的市场价值。所以这里有一个更严肃的问题:眼下中国足球困局里,政府是否应该强推国企为职业足球兜底?国企到底该以政治原则还是市场原则去填坑、接盘?

也存在另一种相对极端的观点:地方政府完全不要介入职业化俱乐部的存亡,让职业足球的一切都按市场规律走,活不下去的俱乐部就解散,总会有企业以更低的成本运营新的俱乐部顶上来。如果总依赖政府强推国企兜底,真正的市场化运转就遥遥无期。

北京国安的丛林血路

2019年6月,包括周金辉、许家印、张近东、张玉良、王文学、张力、王健林、胡葆森、阎志等人在内的12位房产民企中超老板私下联合签署了一份协议,达成降低中超球员支出薪水的共识。民企最早感受到了足球高投入给自身企业带来的压力。

近4年过去了,张近东、张玉良、张力、王健林、阎志已经抽身或接近抽身,建业的胡葆森和绿城的宋卫平一样,选择跟地方国企合作支持球队。只有中赫集团的周金辉和恒大的许家印还在以一己之力扛着俱乐部。

这两人各有各的无奈。

许家印不愿意把自己高举高打了11年的亚洲冠军俱乐部低价转手给国企广州医药集团,最后选择自己生扛,以一年不到3000万的低成本运营俱乐部,导致球队降级,光环尽失。周金辉则还在挣扎,试图让北京国安以体面的方式熬过这段低谷。


其实,在所有国企里,北京国安的前东家中信集团最早展现了理性的态度。前国安俱乐部负责人罗宁曾经自负地喊出:“别跟中信比有钱”,但很快他们就果断地避开了金元足球的无底洞,把北京国安俱乐部股权转让给了周金辉的中赫集团,直接退出江湖。

1993年到2016年长达20多年的时间里,中信集团一直给北京国安输血,但他的投入从来都只在中超中游。曾经中信的态度或许是国企对中国足球最适中的态度——既展现了社会责任又顾及了市场规则?反而上港、鲁能(后期)等后来跟风投入巨大的国企都有市场逻辑上的硬伤?

据《凰家看台》了解,去年北京国安俱乐部曾探寻过股改的可能,但北京市方面做了初步调研摸底后发现,当前经济状况、足球环境下,没有北京市属国企对收购国安俱乐部的股权感兴趣,除非有行政命令,否则不会有国企接盘。

不过国安又不必羡慕申花。周金辉决定用他的方式支撑北京国安往下走,或许能走出一条真正市场化的路?

2023年是北京国安俱乐部成立30周年,改造好的北京地标建筑工人体育场将在这一年重新走进市民生活,中赫手握工体未来40年的商业运营权。中赫计划依托于工体的资源,打造国安俱乐部和工体的一体化运营,这确实是一种新尝试。

2020年之前,国安俱乐部的赛季商业收入排在中超第一位,市场化运作的经验已经相对丰富丰富。如今,中超顶级俱乐部运营成本已从10亿+大幅下降至3亿以下,国安若能熬过这段黎明前的黑暗,未必不能成为一个民企尽可能通过市场途径来运营中超俱乐部的最佳范例。

至于国企,其实他们已经给出答案了。过去3年,中超、中甲、中乙三级联赛有超过40家俱乐部因为资金链问题而直接解散,没有接盘侠神兵天降。申花的待遇是奢侈的,国安的困境是真实的、普遍的。除非真有传言中的“中央文件”。







责任编辑: TabataSongs
相关新闻

评论 评论

还可以输入300个字(不少于8个字)
热门新闻
  • 球队
  • 积分
  • 1
  • 上海申花
  • 5
  • 1
  • 0
  • 16
  • 2
  • 成都蓉城
  • 5
  • 0
  • 1
  • 15
  • 3
  • 上海海港
  • 4
  • 2
  • 0
  • 14
  • 4
  • 沧州雄狮
  • 4
  • 1
  • 1
  • 13
  • 5
  • 天津津门虎
  • 3
  • 2
  • 1
  • 11
  • 6
  • 北京国安
  • 2
  • 3
  • 1
  • 9
  • 7
  • 山东泰山
  • 2
  • 2
  • 2
  • 8
  • 8
  • 深圳新鹏城
  • 2
  • 2
  • 2
  • 8
  • 9
  • 青岛西海岸
  • 2
  • 1
  • 3
  • 7
  • 10
  • 浙江俱乐部
  • 2
  • 1
  • 3
  • 7
  • 11
  • 南通支云
  • 1
  • 2
  • 3
  • 5
  • 12
  • 青岛海牛
  • 1
  • 1
  • 4
  • 4
  • 13
  • 河南队
  • 0
  • 4
  • 2
  • 4
  • 14
  • 武汉三镇
  • 1
  • 1
  • 4
  • 4
  • 15
  • 梅州客家
  • 0
  • 3
  • 3
  • 3
  • 16
  • 长春亚泰
  • 1
  • 0
  • 5
  • 3